第4838章 狡猾的小子

本书类别: 仙侠奇缘 作者:哦雷哇刚大木哒 书名:武神血脉 更新时间:2019-11-08 23:46:34
    “小子,你最好老实一点,别耍什么花样,不然!”

    正当李叶屏气凝神想要从其中找出幻境破绽,从而离开这里之际,却突然间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阴冷的低哼。

    那是一辆看上去比较破旧的马车,赶车的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看上去没任何特别之处。

    但李叶是什么眼光,只是一眼就看出这赶车的老者虽然看上去貌不惊人,但绝对不是平常百姓那么简单。

    尤其是那面容下的脸色虽然蜡黄枯瘦,可明显是稍微易容了一番,其本人真实年龄绝对不会那么大。

    “有意思。”

    李叶露出了一抹笑容。

    因为他看出这赶车的老者身上有着一抹血腥气,虽然掩饰的很完美可在他眼中却显露无疑。

    关键,他发现那马车中有一个少年,脸上带着一丝坏笑,一双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明显就是不安好心。

    旁人看去,这就是一对普通的主仆,甚至误以为是爷孙俩,可李叶却看出这两人正处于一种奇妙的关系。

    “这少年看着有些眼熟。”

    是的,李叶总觉得那少年很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再何时见过。

    当然他并未放在心上,既然知道着眼前一切都是幻觉,就代表着所有发生的一切都仅仅只是在他脑海中所呈现出来的画面。

    不过知晓归知晓,李叶并未就此离开,寻找离开幻境的出口。

    因为那少年也不知道是否有所感应,竟然隔着马车朝着他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

    “小子,已经到了!记住!你只有一天时间!如果没做到你承诺的,可别怪老夫动手!”

    “急什么,你想要的东西就在这城中!”

    马车终于到了城门口,李叶看到那赶车的老人仿佛被索要人头费,差一点就暴起杀人!最终却压下了怒火,从怀中掏出了几个铜板递了过去。

    这更是让李叶觉得有些惊奇。

    因为那赶车的老者在他眼中,绝对是一个高手!

    至少在这下界人世间,足以称之为高手了!

    先天境!

    李叶目光一闪,但很快摇了摇头。

    虽然很像,可与他所知道的先天境武者还有点区别,仿佛更加强大,体内的力量也比较特殊。

    犹豫了一番,李叶直接跟了上去。

    既然是幻境,就必然有着存在的理由。

    在他看来一切幻境都是施法者所呈现出来的一种幻觉,更有可能是来源于入阵之人内心深处的某种记忆。

    “有意思,吴州城,但和我印象中的吴州城完全不同。”

    他印象中的吴州城与眼前的吴州城有着太多的差别,眼前的城池更为繁华,琳琅满目,贩夫走卒,俨然一副繁荣昌盛的模样。

    同时他感觉到在这里武风盛行,高手也有不少。

    光光与那赶车老者相当的,就有好几位,更不提其他人。

    但李叶的目光始终落在了那马车中,那个少年身上。

    他的身形犹如鬼魅,甚至短短刹那间就已经改头换面,以一副中年人形象示人。

    然后,他看到了一座酒楼。

    还有那停下来的马车。

    …

    “大爷,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酒楼门口,几个叫花子点头哈腰,可周围进进出出的人要不就是视而不见,要不就是恶狠狠的怒骂两句。

    同时几个酒楼的小二更是跑出来挥舞着棍棒,怒骂道,“快滚!这帮臭要饭的,挡在我们门口,还让不让我们做生意了?”

    人间百态,对于李叶来说已经有太久不曾见过。

    如果是曾经的他,或许还会出手惩戒一番,然后帮一把那些可怜人。

    但现在,他却只是冷眼旁观。

    对他而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过就是幻境中所呈现出来的画面,并不真实。

    他不动声色的走入酒楼,然后看到了刚才马车上那个少年,此刻正大鱼大肉的在那边享受。在他身旁,那赶车的老者一言不发,岣嵝着站在一旁,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主仆一样。

    只有李叶明白,两人没表面那么简单。

    “这小子倒是胆子大,身边这人明显是要杀他而来,却还能如此气定神闲的大吃大喝。”

    李叶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心态竟然有着一丝奇妙的感觉,说起来他在修行界也算不得是老一辈强者,甚至比起年轻一辈的那些人而言,他都算是小辈中的小辈。

    从何时开始,他的心态竟然变得如同老一辈一样。

    “小子,吃够了没有?”

    老者低声怒哼,却尽量控制在周围众人毫无察觉的地步。

    这是一个高手!

    在人间界,能够有这等武功绝对不是寻常人物。

    事实上,李叶早就一眼看出,在这老人腰间缠着一把软剑,以他的眼光自然是看不上这等凡夫俗子的兵器,但以凡人的眼光来看,这是一把削铁如泥的神兵!

    绝对是千锤百炼的名剑!

    拥有这等兵器的人,岂是一个寻常年轻人身边,点头哈利的老奴?

    “急什么,距离天黑还有段时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害怕我跑了不成?”

    “小子,希望你没有骗我!否则!”

    一老一少,看上去主仆情深,可事实上却步步杀机!

    李叶品了一口茶,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两人。

    他的眼神在那老人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后不再有兴趣,但却在那少年身上细细打量。

    “经脉淤塞,但并非是先天不足,更像是被人下药毁了经脉,丹田扭曲,也应该是后天被某种药物所导致,看来是个有故事的年轻人。”

    李叶不得不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因为在他看来,这少年细皮嫩肉的绝非寻常人家出身,可又被人下药废了丹田和经脉,这意味着什么,还用猜吗?

    丹田经脉被毁掉,一身修为被废掉,更有着一位相当于先天境的高手虎视眈眈,随时要取他性命。

    能够这般沉着冷静,委实让人刮目相看。

    不!

    李叶目光突然一凝!

    就在这个时候,酒楼外面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阵阵吵杂声传了进来。

    “怎么回事?”

    “外面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有几个臭要饭的在闹事,掌柜的,你们怎么做生意的,让几个臭要饭的站在门口,还让不让我们吃饭了?”

    顿时酒楼中就有不少人心生不满叫骂起来。

    “不好意思,各位客官息怒,小的这就去将他们赶走!”

    “还不快去!”

    李叶始终在冷眼旁观,仿佛一个过客和局外人,当然神念也是扫过了整座吴州城,让他挺意外的是在这里的一切看上去无比逼真,这等幻术前所未见。

    真要形容,仿佛就像是曾经鄢萝仙子的真实虚幻产生的那片天地,但又有所不同。

    所以他决定继续看下去。

    酒楼掌柜带着几个身材魁梧的小二就要将门口的几个叫花子赶走,李叶看到其中有一个叫花子年纪不大,也就是七八岁的样子,面对凶神恶煞的一群人时差一点都吓哭了。

    “快走!再不走,打断你们的狗腿!”

    每个世界都有最底层的人,毫无疑问在这里,这群叫花子就是最底层的。

    李叶会出手吗?

    不会。

    因为他知道,有人会代替他出手。

    “掌柜的,你到底做不做生意了?这点小事情都做不好,影响小爷我食欲!”

    刚才坐在马车中的那个少年开口了,满脸嫌弃,甚至挥了挥手仿佛闻到了门口那群叫花子身上的异味。

    众人都是哈哈大笑,门口那些人神情麻木,或许曾经他们也会血性,但现在早已经被生活所迫变得麻木不仁。

    他们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重新找个地方乞讨。

    就在这个时候。

    “去去去,影响小爷我吃饭,不就是要吃的吗!给你们,快滚!”

    酒楼中,那少年随手将桌上的一盘包子扔了出去,砸在了那几个叫花子脸上。可后者非但没有愤怒,相反一个个脸色激动,也不管自己双手黑乎乎的不干净,抓着掉在地上热腾的包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众人一看倒是不觉得如何,但李叶的目光却划过一丝异样。

    看着那些叫花子兴高采烈的离开,李叶朝着那少年看了一眼,后者骂骂咧咧的继续在大鱼大肉,他身边那个老者充耳不闻但一双眼睛始终盯着少年,仿佛就怕他跑了一样。

    李叶分出一丝神念化作一道虚影,直接离开了酒楼。

    不久后就找到了刚才离开的那群叫花子,远远就看到他们蹲在路边,喜笑颜开的捧着东西在吃。

    “爷爷,这包子里有东西。”

    小叫花子吃了一半,突然间发现不对劲,在包子肉馅里面竟然有着一张纸条,差一点就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拿出来一看,上面竟然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字。

    “叔,好像是让我们通风报信?”

    “哇!十个金币!真的假的?”

    边上几个叫花子都围了过来,看到纸条上内容都瞪大了眼睛,还别说,虽然他们都是要饭的,可居然还识字,明显曾经读过书。

    也不知道如何流落到这般田地。

    年纪最老的那个叫花子看着纸条犹豫半天,然后摸了摸小叫花子的脑袋,“不管是不是真的,留下这张纸条的人应该身处险境。”

    “爷爷,那我们现在就去姜家商会!”

    小孩子永远都是心思单纯,一听别人有危险,更是着急的不得了,“而且刚才那位公子还给了我们包子吃,肯定是好人!”

    老叫花子摇了摇头,但没有反对。

    他们并不知道李叶在一旁看着,同样也看到了那张纸条。

    “姜家商会?李家府邸?”

    正因为看到李家府邸,他才会如此惊讶。

    当然这世间同名同姓尚且稀疏平常,光光一个李家不能证明什么。

    他亲眼看着这几个叫花子到了名为姜家商会的豪宅门口,当然过程一波三折,差一点被人赶了出来棒打一顿。

    “算了,帮他们一把,看看具体如何。”

    李叶眉头一皱,下一刻心神一动就看到那几个姜家商会的护院一个个哎哟哟的到底不起,同时府邸深处突然间传来一声轻咦。

    很快就看到一个剑眉星目丰神俊朗的年轻人出现在了面前,脸上挂着一丝惊疑,看到门口处一幕顿时怒哼一声,“刚才是何人再次闹事?”

    “姜公子,我们不是来闹事的,只是帮人传一个消息。”

    老叫花子大着胆子,拿着那张纸条递了上去,那年轻人原本皱眉刚想要避开,但下一刻他耳边却听到一个声音。

    “拿起来,看下去。”

    声音不大却仿佛有着一种魔力,让他不由自主的将纸条接了过来。

    “云中客?李家府邸?他竟然有胆子来吴州城?!”

    年轻人浑身一颤,双眼恢复清明,接着勃然大怒却又夹杂着一丝惊喜之色。

    而此刻藏于暗处的李叶却仿佛眼前闪过了一个人,那位赶车的老者。

    “原来如此。”

    他现在算是明白那小子打着什么主意了,不得不说很聪明,但却很赌!如果不是他暗中出手,这姜家商会的青年不见得会相信这帮叫花子。

    “内息不弱。”

    李叶打量了一番姜家商会的少主,又是一位先天境高手,但如今他算是明白这个地方并非以先天境来区分武道境界,而是以灵武境和灵元境称呼。

    那赶车老者和眼前这姜家少主,就是灵元境的高手。

    当然这两人在李叶眼里,还是这姜家少主厉害一点,虽然修为境界相当但这青年明显师出名门,身上自带一种强大的自信。

    同一时间,酒楼内。

    李叶抬头看去。

    “行了,时间不早了,小子,别说老夫不给你机会!”

    “急什么了,这不是还剩下一个时辰吗,走,你要的十万金币,已经在等你了。”

    “嗯?”

    “你不信?”

    “不信。”

    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李叶笑了笑。

    他大概明白那小子想要做什么,所以直接跟了上去。

    很快他就跟随两人来到了一座宅邸门前,看上去非常气派,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房子。